DreamingLoser

隨便摸個魚
愛麗斯x瘋帽子
P2-"甚麼是苦瓜臉?" "就是那種說今天天氣不錯都像是在抱怨的臉。"
p1- 74是我的lucky number😂😂😂

[欺詐組] 欠債(1)

#排版渣#
#文筆渣#
#盡量推理向#

"瑟維。"

靠在躺椅上的中年男人漫不經心地叫喚,話音剛落就有一個十三四歲左右的少年匆匆忙忙地小跑着過去。他微微躬着腰,恭敬地問道:"怎麼了老師?是需要茶嗎?"他的話語極輕,顯然是把自己的姿態放到最低。

"不,我只是覺得你在我這裏當學徒也已經有段時間了…"男人頓了頓,敝了少年一眼,"這樣吧,恰好後天有間慈善機構找我去表演,你就代我去吧!"

"真的嗎?老師!真的太感謝您了!"少年的眼中泛着光,他激動得身體都不住地顫抖,"我,我一定不會令您失望的!"說罷,不斷地向男人躹躬和道謝。

"好了,好了。"男人應該是被他整得有些煩了,他不耐煩揮了揮手,"你快去準備吧!記住,你今次表演用的可不是你的名字,而是用我的名諱,可別給我丟臉了啊。"

待少年離開後,一直在旁靜立着的青年突然開口問道,"老師,這樣真的好麼?甚本上是個人都知道大名鼎鼎的魔術師約翰不是個十多歲的愣頭青吧。"

"你在擔心甚麼呢?不過是間快要倒閉的孤兒院,那個窮鬼老頭也快要不行了,他不會把事情鬧大的。再說,瑟維那小子不是一直很想上舞台表演嗎?現在他有他的舞台,我有我的好名聲,不是很好嗎?"

男人笑了笑,"要不然,他這輩子都沒機會演出了。"

-------------------------------------------------------------------------------

長年透不進陽光的小巷散發着陣陣腐臭味,牆上佈滿一點點的霉班和大量不正當行業的廣告,黑色的污水沿着地上坑坑窪窪流淌着,垃圾和老鼠的尸體隨處可見。瑟維皺了皺眉頭,"怎麼樣的慈善機構會坐落在這種地方呢?"

孤兒院。眼前這楝破爛建築物的門牌和那銹跡班班的鐵門上搖搖欲墜的掛牌很好地解答了瑟維的疑問。過份可怖的衛生環境和眼前這座陰森的孤兒院,令瑟維萌生了撒退的念頭,可鐵門內由孩子們排列成的歡迎隊伍和有着與外表不符的力氣的老人家便他不得不打消這個念頭。

瑟維想,這可真是一次難忘的表演。

長年失修的的小舞台每走一步都會發出不堪重負的"吱呀"聲,透過上面的縫隙甚至可以看到舞台下的老鼠在自由地奔跑,瑟維覺得,他能站在這個舞台這麼久不掉下去就已經是一個表演了。站在舞台旁的老頭拍了拍手,一個瘦弱的孩子打開了他手上的電筒,同時舞台上的已經被洗得褪色"紅"布簾就很有儀式感地被拉上了。

但瑟維認為這份儀式感就是徒勞,原因是那布幕上面有許許多多不同形狀的破洞,邊緣的切割位十分整齊,他覺得他甚至可以把每一個破洞和台下孩子衣服上的補丁對上號。

隨着布幕被拉開,表演開始了。瑟維本想着隨意變幾個小法術就完事,但孩子越發大聲的歡呼聲和期待的眼神使他逐漸認真起來,甚至還使出了他尚在研究階段的逃脫魔術。淋浴在孩子們的掌聲和歡呼聲中的瑟維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喜悅。美中不足的是,孩子呼叫的名字是"約翰"而不是"瑟維"。

表演完畢,剛走落舞台的瑟維就被好奇的小孩團團圍住,他們有的把他的手翻來覆去地查看,有的檢查他的衣服,又不斷地問他問題,瑟維都很有耐心地一一回答他們。孩子們的熱情是過火,在他們快要把瑟維的衣服扯破時,老院長的一句"開飯了"解救了他。

看着爭先恐後地湧向飯廳的孩子們瑟維鬆了口氣,他整了整衣領,想到剛剛應了老院長一同共進晚餐的邀請,便也準備走向飯廳,卻突然感覺到衣袖被扯了扯,他回頭一看發現原來剛才那個負責燈光的小男孩。

"怎麼了?"瑟維摸了摸男孩的頭頂,卻不料手被毫不客氣地拍開,"別摸克利切的頭!"小男孩憤憤的道,"克利切已經十一歲了!不是小孩子呢!"
瑟維愣了愣,完全看不出眼前這個比他矮半個頭的瘦削男孩只比他少三歲。"小"男孩嘖了一口,"喂,你這傢伙是真的魔術師嗎?"
"是啊。"

"剛剛那是真正的魔術嗎?"

"...是的。"瑟維有些心虛。

"那...你能變出食物嗎?"

能,當然能。瑟維想,前提是我要有準備食物啊。

"可我現在沒有帶能變出食物的魔法棒。"瑟維撒了個小謊。

"是這樣的嗎?每一根魔法棒都有不同的用途的嗎?那你明天還會來表演變出食物的魔法嗎?"

"...好的。"那個小男孩的眼睛亮晶晶的,即使知道那無害的外表下藏着個老成的靈魂瑟維還是忍不下心去拒絕。

在孤兒院裏用過晚餐後,老院長便送瑟維到門口,他強硬地把两個硬幣塞到瑟維手裏,瑟維剛想拒絕,老院長卻先了他一步開口。"孩子,我很感謝你能來,"老人的聲音有些哽咽,"很感謝你會願意來這種地方,要不然孩子們會失望的。"老人一直緊握着瑟維的手,"我知道你并不是約翰,介意我知道你真正的名字嗎?"

"瑟維。我是瑟維.羅伊。"

"孩子,你將會是個偉大的魔術師。"老院長向瑟維行了個標準的紳士禮。

"我會的。感謝你,院長先生。"

=TBC.=

碼一個腦洞

大概是窮小子Freddie和他的有錢朋友leo的故事。

窮小子在一次溜進馬戲團看表演時認識了大少爺leo,因為是第一個朋友所以格外珍惜,經常去找leo玩。

結果被學校裏一些知道了就嘲笑他高攀,叫他下等人、小跟班,甚至連他的母親也笑說那不是我們窮人應該有的朋友,形成了他想成為上等人的執念。

在努力學習成為律師後回到當時已經是軍工廠老板leo的身邊,想要成為一個配得上他的好朋友、好搭檔,可是卻得知leo的身邊已經有一個他永遠也代替不了的人---lisa。

他想嘗試去接受Lisa,想真心地祝福leo,甚至自告奮勇地在他們婚禮上當調酒師。

可心裏久久不散怪異的酸澀感令他明白了自己對leo的心意。

被自己骯髒的想法嚇到,便打算就此悄悄離開,卻無意地發現了lisa的秘密。

一個令他可以成為leo唯一的秘密。

"即使是卑賤的過街老鼠,也會有想要守護的珍寶啊。"

"現在就只得我一個會愛你了。"

畫,畫不出烏鎮萬分之一的美來。

Never underestimate the power of make up